2007年6月11日 星期一

Day 7 01/11/2006 WED 晴

原定行程:
0802~0845 JR秋田新幹線 新幹線こまち8 秋田 > 角館
1144~1158 JR秋田新幹線 新幹線こまち14 角館 > 田沢湖
1311~1343 羽後バス 乳頭線 田沢湖駅 > 高原温泉
實際行程:
0802~0845 JR秋田新幹線 新幹線こまち8 秋田 > 角館
1144~1158 JR秋田新幹線 新幹線こまち14 角館 > 田沢湖
1311~1345 羽後バス 乳頭線 田沢湖駅 > アルパこまくさ


一大早起來梳洗,07:15到大堂check out,吃了他們提供的免費早餐,便到火車站乘08:02開出的秋田新幹線前往角館,今天又是晴朗的一天,心情愉悅。






到達角館駅後,立即將行李寄存,然後到駅外的Information Centre索取散策資料,女職員還教我們怎樣前往武家屋敷群,又跟我們說“red leaves, very good”

誰知到達武家屋敷群時,發覺情況沒有想像的好,而且雲層開始積聚,太陽時隱時現,令到唔太理想的紅葉情況更加雪上加霜唯有每遇到太陽出來時就多照一點,有時為了等一個靚shot而花了不少時間,結果導致回程時要急步趕回火車站,幸好趕上了11:44開往田沢湖的列車。


























差不多12:00到達田沢湖駅,先到Information Centre取由他們代訂的鶴の湯温泉旅館的reservation slip,職員小姐還主動替我們打電話預約旅館的送迎巴士,而且告訴我們等車的地點是アルパこまくさ,不是我們以為的高原温泉駅,因此跟再確定一次,看來是轉了地方。之後當我們向她查詢這兒有沒有大locker的時候,她說很抱歉,只有小的。當我們訴說不想帶著這麼大件的行李前往時,她立即問我們介不介意將行李放在她們的中心內,我們說要明天才取回,她也沒有異議。雖然只是放在她們的櫃台內,安全應該都不是問題,總好過拖著它搭巴士,轉小巴的吧!她還囑咐我們她們的辦公時間是至18:30,所以我們必須在這個時間之前來取行李。

安置好行李後,因為時間關係,決定就在駅外的駅前食堂解決午餐,吃了個燒肉定食,味道只是一般,勝在價錢便宜,每客700yen



13:00左右到達巴士站排隊,人不少。上車後,發現有4位操流利廣東話的男女也上車了,看來也是香港人,而且似乎都是前往同一旅館,不過她們在高原温泉駅已經下車了,我猶豫著是否要叫她們回來的時候,巴士已經開出了。

到達アルパこまくさ時,發現已經有架小型巴士在等候了,隨即下車,也有不少日本人跟著下車。當所有人上了送迎巴士並坐好後,之前的巴士司機跑來跟送迎巴士的司機說了一堆話,不知是否告訴他有4個人在之前一個站下了車呢?只見司機伯伯連忙拿起對講機嘰嘰咕咕的說了一堆,只是聽到“Hong Kong”二字。接著司機伯伯便駛往高原温泉駅接回她們,幸好,否則她們都不知道要待到何時才被發現被遺忙了。
到達旅館外,立即找尋服務櫃台,地方細,人又多,等了一會兒才輪到我們。但接待好抱歉的告訴我們,因為不知道我們會這麼早到達,所以房間還在執拾中,她先用簡單英文字跟我們講解旅館的設施,再帶我們到明天吃早餐的大廣間休息。我們訂的是本陣,因為室數不多,能於三個月前訂到,實屬幸運。

等了十來分鐘,另一職員來帶我們到我們的房間,原來是不能上鎖的,職員教我們如何用一條木方頂著房門及窗門。茶几上幾個小紙袋,是給客人放入貴重物品拿去服務台代為保管,不過我和朋友決定去浸溫泉時就將相機等貴重物品放在較為隱密的地方就算,始終認為日本是比較安全的。







放好行李,首先拿著相機到外面拍拍照。正如田沢湖Information Centre的告示所說,乳頭溫泉已經落葉,比青荷溫泉的還要差得多,幸好有斜陽補救,斜陽+殘葉+蘆葦+小屋,景色還是非常美麗的。拍呀拍的,忽然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原來是前晚在青荷溫泉住我們對面房的夫婦,真湊巧。跟她們寒喧了幾句,得知她們昨天才去了不老不死溫泉。














未到5點,光線已經變得微弱,決定轉往浸溫泉,先回房間藏好相機,再執拾一些必需品便到女湯去。先巡視下黑湯,白湯及露天女湯的環境,決定今次浸露天的,因為室內的湯太細了。才浸了不久,先前遇見的香港太太也加入了,與她傾談之下,才得知她是與我們同機來的,不過她們是先上仙台過夜,然後再楂車四處遊玩的,會早我們兩天回港。過了一會兒,同車的兩位香港女子也來了,她們似乎沒有什麼浸溫泉的經驗,一見到我們便向我們請教。

快活不知時間過,傾談了不久,天色已經儘黑,恐防過了晚餐時間,隨即與香港太太,香港小姐們分道揚鑣,更衣回房準備用膳。回到房間,見到地爐已經插了兩條河魚在燒,跟著員工們陸續送上餐點。






18:00左右,所有餐點已經全部送上。我們開始圍著地爐用膳,餐後等了好久仍未見員工出現,便自己動手將餐盤移至近門處,方便他們來收,然後開始舖床。舖好床後,員工們終於陸續來各房間整理。











休息了一會兒,又再去浸一次那個露天溫泉。不過,木走道有點濕滑,幾乎跣倒。今晚的夜空沒有青荷的墨黑一片,也不大看到星星。浸完便回房休息,當然沒有忘記替門窗加上橫木啦。